Ides of March–三月半 (写于三月半)

在古罗马,每个月的15号叫做“ides”. 这一天是结账的日子。

这一天是公元前44年三月15日。地点是罗马城。

经过长期的内战和社会动荡,盖耶斯.朱利叶斯.凯撒成为了唯一的胜利者。前三头中唯一存活下来的巨头。马科斯.莱西尼尔斯.克拉苏已经在9年前死在加莱战场,内厄斯.庞贝.麦格讷斯(麦格讷斯magnus的意思是”伟大的“)在四年前被凯撒击败后死于埃及。凯撒在追击庞贝残余势力的路上得知自己被罗马参议院任命为终身独裁者。dictator perpetuum

作为终身独裁者,凯撒拥有近乎无限的权力。卡西厄斯问布鲁特斯,终身独裁者和国王还有什么区别?布鲁特斯答不上来。自从罗马人民赶走了最后一个暴君塔昆之后,罗马就再也没有国王。布鲁特斯的祖先,推翻了塔昆暴君的老布鲁特斯要求全体罗马居民发誓,罗马永远不要再有国王。全体罗马公民庄严宣誓,罗马人民从此永远不会生活在国王的暴政之下。而现在,凯撒被参议院任命为终身独裁者,拥有国王所有的权力,而且是终身的。这实际上是有国王之实而无国王之名。作为终身独裁者,没有任何合法途径可以推翻他,只能等待他自然死亡。而且,他死前还可以指定下一任终身独裁者,相当于把王位传了下去。

凯撒之前只有一个女儿,嫁给了当时的挚友后来的政敌庞贝。凯撒的女儿和庞贝曾经很恩爱,但是后来死于难产。庞贝在丧妻后娶了凯撒政敌小小西毕欧的妹妹,从此也成了凯撒的敌人。那个时候凯撒正在高卢征战,无暇顾及罗马城内的政局。 据说庞贝的这门亲事是凯撒的死敌小克托拉线的,因为小克托希望能拉拢庞贝到自己这边来对抗凯撒。庞贝不仅仅有崇高的声望,而且是军队中资格比凯撒更老的统帅。有了庞贝,小克托终于有足够的底气向凯撒下最后通牒,要求凯撒卸任高卢方面军统帅,回罗马接受人民的审判。凯撒请求自己可以体面地退休,保留自己的dignitas,尊严。但是小克托不给情面地断然拒绝。无奈之下,凯撒领兵越过自己的兵权边界,卢比康河(Rubicon river),  进军罗马。这个时候谨慎的庞贝主动从罗马撤退,带着反对凯撒的参议员们一路跑到希腊,庞贝经营多年的地盘。凯撒带领两个军团追了过去。庞贝在希腊囤积了六个军团,三倍于凯撒的兵力。就这样,庞贝仍然采取诱敌深入的策略,不断退却把凯撒引到一个巨大的包围圈里面。等凯撒陷入重围,粮草耗尽的时候,庞贝终于停止退却,跟凯撒展开决战。这就是改变世界历史的法西勒斯战役。凯撒经过苦战,以少胜多几乎全歼了三倍于己而且粮草充足的敌军。庞贝和家人不得不化妆逃亡埃及。在埃及,托勒密王朝最后一位君主埃及艳后克里奥佩特拉的弟弟为了讨好追来的凯撒,把庞贝的头砍下来装到匣子里送给凯撒作见面礼。凯撒见到这见面礼不仅不开心,反而非常伤感。多年的挚友,女婿,被誉为亚历山大大帝以来最伟大的将军的庞贝,居然就落得这样的下场。凯撒后来除掉了托勒密,扶植自己的情妇克里奥佩特拉作了埃及的女王,并且跟埃及艳后生了一个儿子叫凯撒里安。当时参议院的共和派都认为这个凯撒里安将会是凯撒制定的继承人。

卡西厄斯对布鲁特斯说,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在凯撒里安长大之前除掉凯撒。那么怎么除掉呢?凯撒是终身独裁者,没有任何合法的途径可以除掉他。”要不然给他下毒,毒死他?“ 卡西厄斯建议。布鲁特斯摇摇头说”不行,我们是为了人民除掉暴君,绝对不能用这么卑鄙的手法。我们要在光天化日之下把他刺杀,让人民看到我们的英勇行为而不以为耻“。 于是这些策划者决定在参议院举行会议的时候公开刺杀凯撒。为了平分责任,约定每个人都要刺一刀,而且仅仅能刺一刀。每个人刺过之后闪开让下一个人来刺。这样,如果因为刺杀暴君而获得人民的荣誉,每个参与者都能平分荣耀。如果因为刺杀引起人民的愤怒,每个参与者也能平分罪责。

月前,凯撒有一天走在罗马街头,突然有一个盲人女算命师扑到在凯撒的脚下大叫:当心三月半(beware ides of march!)!凯撒让手下人赏了女瞎子点钱把她赶走了。三月14号这天夜里,凯撒的妻子卡尔泊尼亚做了一个恶梦,梦见凯撒的塑像上面有很多洞,鲜血从洞里喷涌而出,像一个多孔喷泉一样。第二天早上,凯撒要去参议院开会。卡尔泊尼亚拉住凯撒的紫色长袍坚决不让凯撒去。凯撒问妻子这是为何,卡尔泊尼亚就讲了自己昨天晚上的恶梦。凯撒听了心里也有些疑惧。正在犹豫到底去不去,布鲁特斯来亲自到凯撒府邸迎接凯撒。凯撒说今天感觉身体不太舒服,会议就不去了,让副将马克安东尼代替自己去吧。布鲁特斯说这怎么行呢?人民都想一睹您的风采,再说我们都准备好了。凯撒问,你说你们都准备好了是什么意思?准备好什么了?布鲁特斯赶忙说,我们私下里都觉得,罗马需要一位国王。今天,参议院决定任命您为罗马的国王,永久的国王。凯撒一听,卧草,有这等好事焉能不去? 推开妻子就跟布鲁特斯向参议院走去。

走到参议院前面的广场,又看到那天那个算命的女瞎子。凯撒隔老远向她大喊,我是终身独裁者凯撒!今天已经是三月半了,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嘛!你这算得不准嘛!女瞎子听到了,喃喃自语:”可是今天还没有过去!”。 凯撒没听清,正想过去问问,布鲁特斯赶忙拉着凯撒说良辰即是当下,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别迟到了。凯撒听了就跟着布鲁特斯接着往台阶上走去。这时有一位参加密谋的参议员突然改变了主意,把所有参与暗杀阴谋的参议员写了一个名单,在凯撒上台阶的时候交给凯撒。凯撒接过来,以为是什么奏折议事表之类,看也没看就交给了手下人。 告密的参议员看到布鲁特斯在旁边怒目而视,不敢说话赶紧抽身撤了。

凯撒走进参议院大厅。这个时候大厅里面已经聚集了很多参议员。大家都过来跟凯撒问好打招呼。有一位参议员迈特勒斯过来说,伟大的凯撒,我的兄弟被您流放在远方。我请求您开恩赦免他的罪,让他回罗马吧。 凯撒愤然答道:你兄弟罪无可恕!迈特勒斯再一次跪地请求:伟大的凯撒,仁慈的凯撒,请您赦免我兄弟的罪吧!凯撒也怒了:滚开!我死也不会赦免你的兄弟!迈特勒死这时抬头凶狠地直视凯撒,说,你死也不会赦免我的兄弟?那么你就去死吧!说罢,从袖子里抽出匕首,一刀刺进凯撒的肚子。凯撒大叫一声,用手把匕首拔了出来,向迈特勒斯刺过来。这时,围在凯撒身边的参议员们突然都从袖子里拔出匕首,一拥而上,争先恐后地刺向凯撒。本来说好的一个一个刺,但是所有阴谋者都迫不及待冲了上去,挤成一团,甚至有参议员匕首刺进去还没拔出来手掌就被其他参议员的匕首刺穿。已经55岁的凯撒没有武器,赤手空拳跟几十个手持利刃的参议员搏斗。很快,紫色的长袍就浸满了鲜血。凯撒踉踉跄跄便挡边退,最后退到了庞贝的塑像前。所有的阴谋者都已经刺了一刀,现在就剩下马可斯.朱尼厄斯.布鲁特斯了。其他的参议员都退后,留下布鲁特斯一个人面对倒在血泊中抽搐的凯撒。布鲁特斯缓慢凑了过去,盯着这个一直盛传是自己实际的亲生父亲的人(布鲁特斯的父亲早亡,母亲瑟外利亚是凯撒的情人)。凯撒眼睛也盯着布鲁特斯,眼神里透露出恐惧,悲伤,慈爱,痛苦和留恋。凯撒的嘴微张着,好像想说什么。就在这时,布鲁特斯大喊一声:“为了共和!”,一刀刺向凯撒的下体。刀子刺进去,却没有血流出来。凯撒的血已经流干了。凯撒拼尽了最后一点力气,平静地说“布鲁特斯,连你也…”(et tu brute)话没说完,伟大的凯撒心脏停止了跳动。

Image result for assassination of caesar

这一天是三月半,结账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