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牧童到众王之王–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跨洲大帝国的缔造者的故事

弥地亚国王阿斯悌哀吉斯从恶梦中惊醒。他刚刚做了一个栩栩如生的梦: 在梦中,他的女儿曼达妮尿床了。本来尿床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但是他梦见她女儿在床上留下来的尿印居然是亚洲的形状。(我们常常说小孩尿床画地图,这画地图的高手在这里呢。居然连亚洲都能画出来!)

第二天一早,国王赶紧招宫廷术士来解梦。 术士听国王把梦境叙述了一番,微微一笑,说:恭喜陛下!依微臣算来,此梦意味着曼达妮公主的孩子将统治整个亚洲。国王大怒:朕的女儿的孩子,那是外人啊。他统治亚洲,那朕的儿子去喝西北风不成?不行!你得给我想一个办法把这个梦化解掉。朕要把王位传给朕的儿子。术士回到,这应该不难,但是臣怕陛下做不到。国王说,你且说办法,朕是否做到是朕的事。术士就说,依微臣看,曼达妮公主也到了该婚配的年龄。陛下如果把她下嫁给一个平民,那么她的孩子也将是一平民,别说统治亚洲,连吃饱饭都难。阿斯悌哀吉斯一听,这办法不错。不过,嫁给平民也许还不够保险。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朕把她嫁给一个奴才,这样她的孩子连平民都做不了。

于是,阿斯悌哀吉斯开始在宫里给公主找驸马。找来找去,觉得宫廷卫士长肯白希斯不错。此人长得高大健壮,但是沉默寡言,似乎是一个可靠的人。更重要的是,此人来自一个叫做波斯的小部落。弥地亚人看波斯人就好像上海人看东北人一样。弥地亚人觉得自己有文化底蕴,是文明人。而波斯人虽然孔武有力,但是头脑简单就知道打打杀杀,野蛮无比。自从弥地亚征服两河流域之后,波斯就一直臣服于弥地亚,为弥地亚提供战士和粮草,而弥地亚人一直把波斯人当奴隶看,甚至把他们看作没有进化好的类人猿。国王要把公主嫁给亚人类,公主自然很不满。但是公主一想到父王指定的郎君是高大英俊的卫士长肯白希斯,虽然没见到他说过话,但是那身材一身腱子肉,脸庞轮廓分明,鼻子高耸,乌黑的大眼睛像夜空一样深远,就半推半就了。

为公主举办了婚礼,阿斯悌哀吉斯命令公主和驸马应即日离开王宫,回到波斯部落生活。并且,他们的孩子将来只能做波斯人,不能回到弥地亚,更不能有一官半职。把这一对儿新人赶走之后,阿斯悌哀吉斯终于觉得可以高枕无忧了。

几个月之后的一个晚上,阿斯悌哀吉斯又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从女儿曼达妮的下腹长出一棵常青藤。这棵常青藤四处蔓延,很快便覆盖了整个亚洲。15世纪法国一幅油画便是画得这个梦境

从梦中惊醒,阿斯悌哀吉斯又坐卧不安了。他请来了宫廷术士,再次来解梦。术士说:看来曼达妮公主已经怀孕了。这个梦说的是她肚子里这个胎儿将来会成为亚洲之王。 阿斯悌哀吉斯一听慌了,心说妈呀,这孙子咋这么厉害尼?不行,我还是得搞掉他,让我的儿子继承大统。 于是,他让人把曼达妮公主自波斯部落召回王宫,说是多日不见想女儿了。公主回来后被拘禁在一间旁室里。御医过去看过,说公主果然是怀孕多日了。国王命令卫士守住公主的房间,任何人不许出入。公主被关了几个月后,终于产下一胎健硕的男婴。国王听到消息,急招自己的宠臣,同时是自己的叔父哈帕高思大人入朝。他命令产婆把这男婴交给哈帕高思大人,然后命令哈帕高思把这孩子扔到荒郊野外冻死(当时是严冬腊月),然后把婴儿尸体带回来复命。

哈帕高思大人接到王旨心头上万匹草泥马奔驰而过!他心想这种杀婴的天谴之事你让我去做?不行,我得把这事儿交给你的下人去做,我才不担这种天谴的罪责呢!哈帕高思表面上应了下来,抱着婴儿会到自己的府邸。他想起国王阿斯悌哀吉斯辖区的一个牧羊人密斯瑞戴悌斯前年欠了自己一个人情。咋回事儿呢?密斯瑞戴悌斯是一个贫穷的牧民。前年哈帕格思大人车队在路上走的时候,密斯瑞戴悌斯的羊群受惊,冲撞了哈帕格思的车。哈帕高思的马受惊,拉着哈帕格思到处乱跑,直到车翻到在路边沟里才停下来。哈帕格思也受了点轻伤和惊吓。本来发生这样的事情,作为首席大臣的哈帕格思是有权处死牧人的。但是哈帕格思念及密斯瑞戴悌斯是国王直辖领地的牧民,就赦免了他。 密斯戴悌斯当时感激涕零,发誓一定报答哈帕格思大人不杀之恩。哈帕格思想到这里于是派人去招密斯瑞戴悌斯进见,把那婴儿交给了他让他把婴儿带到野外冻死,然后把尸体带回来交差。

密斯瑞戴悌斯被国王首席大臣招走了,家里就剩下他的妻子吉诺斯。 这对贫穷的老夫妻都四十多岁了还没有孩子。好不容易,吉诺斯终于怀孕了。夫妻俩欣喜异常觉得这是神的恩赐。正当老婆临产的时候,哈帕格思大人来召唤密斯瑞戴悌斯去,只是说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密斯瑞戴悌斯没有办法只得抛下待产的妻子冒着风雪去都城。 当天夜里天降大雪,北风那个吹啊,雪花那个飘啊。吉诺斯一个人在家听着这风雪声,在寒冷的小屋里产下一个婴儿。她欣喜地抱着这婴儿一看,发现婴儿已经在肚子里就夭折了,是个死婴。虽然是死婴,但是这孩子长得白白胖胖非常健壮,神态很安详就好像睡着了一样。吉诺斯悲痛欲绝,心想,昨天还是期待着孩子的幸福的一个家,今天丈夫被招走生死不明,而孩子也还没有睁眼看一下人世便匆匆离去。狂风暴雪吹得小屋像要散架了一般。我这一生难道就是这无尽的苦难和孤独吗?她打定主意,如果第二天晚上丈夫还没有回来,自己就准备自尽去陪伴孩子。

第二天傍晚,正当吉诺斯已经绝望准备自尽的时候,她突然听到隐约有婴儿的哭声。她惊喜地冲到为孩子准备好的摇篮面前去查看,但是自己的孩子还是冰凉僵硬,没有任何生机。但是这婴儿的哭声却由远及近,越来越响亮了。正当这时,门推开了,丈夫走了进来。丈夫胸前裹着一个巨大的包裹,那婴儿的哭声便是从这包裹里面传出来的。密斯瑞戴悌斯把门关好,把包裹放在床上打开。突然小屋里亮堂起来。吉诺斯发现包裹里面是一个漂亮健壮的婴儿,身上穿着金线编成的小衣服,闪闪发光。密斯瑞戴悌斯说哈帕高思大人招他去就是让他把这个婴儿放到郊外冻死,然后拿着尸体回去交差。他看到这么可爱的婴儿实在不忍心下手,就把婴儿抱回来征求妻子的意见。吉诺斯问,这到底是谁的孩子,穿得这么高贵一定是王侯的公子吧,为什么哈帕格思大人要置之于死地?密斯瑞戴悌斯说他也不知道,哈帕格思大人什么都没说。吉诺斯这时突然眼睛一亮,把丈夫拉到摇篮前说:这是我们的孩子,可惜他是个死婴。要不然这样,我们把那穿金衣的孩子留下来当成我们的孩子,然后把金衣给我们死去的孩子穿上送回去交差。这样的话,不仅我们不用做杀婴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而且我们自己的孩子也可以获得王子的葬礼。密斯瑞戴悌斯一听,这主意真好!不过,如果哈帕格思大人认出来我们交出去的婴儿尸体不是他当初给我的那个婴儿怎么办? 妻子说:也许不会。哈帕格思大人平时那么忙日理万机,可能早就忘了那个婴儿长什么样了。再说婴儿都长得差不多。退一万步,就算他认出来了,我们再把这个婴儿放在旷野里冻死然后交上去,大不了就受点惩罚。牧羊人一听,也是,要不然就赌一把吧。于是牧羊人把金衣从哭闹不止的婴儿身上扒下来穿到自己的死婴身上,第二天启程回都城向哈帕格思大人交差。

哈帕格思何等老奸巨猾!他见到死婴,一眼就看出已经狸猫换太子被掉包了。但是他脑子一转,心想,王让我弄死这个婴儿,可能是怕他将来争夺王位。但是,现在这个婴儿在牧羊人手中,一介贫民而已,不会再对王位造成任何威胁。王应该可以放心了。而且,如果王有一天后悔了,想他的外孙,因此责罚我杀他的外孙之罪,我可以找到牧羊人把他的外孙找回来免罪。再者,王没有亲眼见过这个婴儿,所以一定无法知道我送回去的这个死婴是假的。想到这里,哈帕格思假装没有认出这个婴儿,赏了牧羊人一些银币就把他打发回家了。哈帕格思把这死婴交给国王,国王命令以王子之礼厚葬。于是牧羊人的死婴被葬于豪华的墓穴中,还有数不清的陪葬品。而国王真正的外孙,在牧羊人父母的悉心照料下过着贫穷而快乐的生活,逐渐长成健美的青年。

十几年后的一天,国王的另外一个宠臣出城巡游。他的车队正走在乡下的田间路上,一辆车突然坏了。宠臣命令手下人赶紧修车,同时家人们和下人们就地休息。孩子们是闲不住的。他们凑在一起玩打仗的游戏。这游戏分成两方,每一方有一个国王指挥手下的士兵和对方厮杀。孩子们发现缺一个人,就把在不远处放羊的牧童招过来一起玩。孩子们玩了一局又一局,每一方的孩子们都轮流扮国王。 轮到牧童扮国王的时候,牧童虽然衣着破烂,但是指挥有方,所在一方大胜。这些小孩很高兴,推举牧童接着当国王。 这时宠臣的孩子就有些不满。他心说,凭什么我堂堂大臣公子,要听从这个乡野放羊娃的差遣?于是每当牧童给他分派任务的时候就抗命不遵。牧童一看,命令手下其它小孩把这不听话的公子捆起来用树枝抽打。于是这宠臣的公子就被打得伤痕累累。这时车修好了,宠臣召回自己的孩子,发现被打了,暴跳如雷。他听公子讲了如何被牧童欺负,就令手下抓了牧童,带回首都交给国王处置。

国王听了宠臣讲述事情原委,就问被绑着的牧童:你身为一介平民,怎么胆敢处罚大臣的公子?牧童不慌不忙地说:我虽出身卑微,但是在游戏中被推举为国王。既然扮国王,我就有国王应有的权威。这贵族公子,在游戏中扮演我的士兵。如果士兵不服国王之王权,国王当然要处罚士兵。所以,小民是为国王您的王权而不得不做此事。 国王听了,大为震惊。一个小小的牧童居然有如此见识?!于是他命令立刻释放牧童回家,并赏了牧童不少银两。

当天晚上,国王又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两军交战,混战一团。千军万马之中,有一位将军手持长矛所向披靡。国王好像是一个旁观者注视着这位将军。他在梦中直觉觉得那个英勇无敌的武将就是年轻时的自己,但是又有些陌生的感觉。就在这时,那武将突然一回头,居然是牧童的脸庞。国王猛然惊醒,心想这实在是太奇怪了。为什么自己梦中会把那牧童的脸跟自己年轻时的身躯结合在一起呢?莫非那牧童跟自己在冥冥之中有什么关系?他想来想去,想起了十几年前的那两个梦。莫非曼达妮的那个孩子还活着?不会啊?我命哈帕格思把他处死了,然后以王子之礼葬了啊。如果他没死,那么被埋葬的那个婴儿是?想到这里,他找了人下去调查此事。他派去的人装扮成牧人,搬到密斯瑞戴悌斯家附近,跟牧羊人混成了无话不谈的酒友。一天,牧羊人被灌醉了,在酒友的诱导之下讲了儿子的真实身世。 第二天,这酒友就人间蒸发,回王宫复命去了。

国王知道了真相,又喜又忧又气。喜的是,自己的外孙居然没有死,还长得这么高大健美。而且,从谈吐上来看非常睿智沉着,是君主之才。忧的是,自己的几个儿子跟这个外孙一比,都太平庸懦弱,难担重任。当初的梦很有可能变成现实。气的是,哈帕格思这厮,居然在我眼皮底下瞒着我搞了狸猫换太子这一出, 还蒙了我这么多年。越想越气,一定要给哈帕格思点Color SEE SEE.

第二天,国王举办宴会,特地邀请所有的大臣都带着孩子参加。哈帕格思也遵命带着自己的长子进宫赴宴。一进宫门,宫廷侍卫把哈帕格思的儿子引入侧室室,让哈帕格思先去宴会厅等候。哈帕格思也没多想,就先走了。他哪里知道,他的儿子被侍卫一刀砍死,然后开膛破肚把肉都刨出来送到厨房去了。宴会开始了,其他大臣的孩子都在席上,就缺哈帕格思的儿子。哈帕高思看着身边空空的椅子,心中已经有不祥之感。这时,国王命令上菜。仆人端上来一盆炖肉,给每一位大臣都盛了一点。国王对哈帕高思说, 哈帕格思啊,听说你是美食家,尝遍天下山珍海味。那么你来尝一尝,这是什么肉啊?这时聪明的哈帕格思已经大概猜到了这是什么。但是,他忍住悲痛,尝了尝,故意摇头说不知这是什么动物的肉。国王哈哈大笑,说,这是哈帕格思的儿子的肉啊。哈帕格思,你觉得味道如何?说完, 国王眼睛紧盯着哈帕格思。国王心想,如果哈帕格思面露悲痛之色,或者发狂大叫,朕就令埋伏好的刀斧手把他拿下,剁成肉泥包饺子吃。哪成想哈帕格思突然面带喜色,对着国王深鞠一躬,说道:“陛下,臣庸碌无为却世受皇恩,无以为报。今臣有一子,能以身报恩,实属莫大荣幸。若陛下吃得开心,则臣知足矣!” 国王听到这里傻了。他曾想象过哈帕格思各种悲痛狂怒的样子,却不曾想哈帕格思如此镇定。国王心想,莫非这哈帕格思真的是忠臣,甘愿贡献自己的长子的那种大忠之臣? 宴会接着进行着。各位大臣都沉默不语,无人愿意吃那炖肉,唯有哈帕格思酒喝个不停,还把自己孩子炖成的肉吃得干干净净。宴会结束后,国王吩咐手下远远跟着哈帕格思,看看他回家的路上有什么动静。国王的细作跟着哈帕格思一路回了家,也没看出来有任何异常,就回来禀报交差了。国王哪里知道,哈帕格思回到家,锁上宅门,转身到自己家的神坛向神发誓,杀子之仇不共戴天,将来自己一定要为儿子报仇雪恨让国王被他自己的孩子杀死血债血还。

这边惩罚了哈帕高思,赛若思怎么处理呢?国王本来想把赛若思也杀掉以绝后患,但是心底里却对这个小伙子很欣赏,觉得他最像年轻的自己。干脆,把他遣送到波斯那个小部落去,谅他也不会闹出什么幺蛾子。赛若思回到亲生父母身边,肯白希思和曼达妮都高兴坏了。多年前曼达妮被告知自己刚生出来的孩子夭折了,曼达妮伤心了很久。现在知道这个孩子不仅仅活着,还长得这么高大英俊,真是老天有眼啊!赛若思跟亲生父母讲了养父母的故事,请求亲生父母把养父母也接过来一起供养。从此他们就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更奇妙的是,整个王国各个地方的名人智者都陆续前往波斯部落投奔赛若思去了。赛若思不知道的是,哈帕格思在京城一直关注着自己。他令手下人四处寻访名士,告诉他们赛若思英武决断,礼贤下士,将来会成为整个亚洲之王。这些名士于是都来投奔赛若思。不久,赛若思身边就聚集了一帮能人。

波斯部落酋长们看到赛若思这么有才干,就一致推举赛若思作波斯王。赛若思选择了一座古老的叫做“安山”的城市作为都城,准备好好过日子管理波斯国。弥地亚国王阿斯悌哀吉斯一听,这还了得,在我的王国中搞了个国中之国?不行我得把波斯给灭了。谁成想,他派了几只军队去平定波斯叛乱,都被赛若思给打败了。这时阿斯悌哀吉斯想起之前的那些梦来,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心想莫非我这孙子真的要把我的王位夺了?想到这里,心中越发不安。左右出主意,大王不如找哈帕高思大人来,给他一只军队,让他去平定波斯叛乱。阿斯悌哀吉斯一想,也对,此事是由于哈帕格思办事不利放了赛若思一条生路。不如让他将功补过把赛若思灭了。不过,之前我吃了哈帕格思的儿子,他若是临阵叛变了怎么办?手下宦官一听这太好办了。大王您给哈帕高思少量军队,让他也就勉强能打赢波斯那么点人。然后大王您亲自带着大部队在哈帕格思身后看着他。如果他要是有反意,您就把他跟赛若思一起解决了。国王一听,这主意好。于是就给哈帕格思一万人,自己带着十万大军在后面督阵。到了安山城外,赛若思带着六千波斯士兵出来对阵。两军从早上打到天黑不分胜负。哈帕格思连夜遣人到阿斯悌哀吉斯大营报告战况,并且要求增加一些援军。阿斯悌哀吉斯一看哈帕格思也挺卖命的,似乎是很衷心,就问汇报的将领哈帕格思需要多少援军。将领说波斯虽然人少,但是士兵十分勇猛。如果我方只有一万人,那么估计凶多吉少。如果陛下能再派两万人, 那么哈帕格思大人说他有五成把握。但是如果陛下能再给他派五万人,那么哈帕高思大人说明天早上一个时辰就能击败波斯叛军杀到安山城里生擒赛若思。阿斯悌哀吉斯一听,好,就给哈帕格思再拨五万人,明天早饭我们在安山城里吃!阿斯悌哀吉斯把兵分给了哈帕高思,自己安心地睡觉去了。第二天一早,他在大营里等胜利的消息,突然听到四周杀声大起。他正要派人出去打探,突然有手下宦官慌慌张张跑进大帐来说:大王!大事不好!哈帕格思得到援兵后立刻叛变,跟赛若思合兵一处杀了过来。哈帕格思收买了一个看门的牙将,骗得我军营门大开现在已经杀进大营。陛下您快跑吧!阿斯悌哀吉斯一听吓得腿都软了,连盔甲都来不及穿随手抓了一匹马就上马狂奔。结果没跑多远就被波斯士兵的绊马索给绊倒。弥地亚帝国的国王被五花大绑带到赛若思的面前。阿斯悌哀吉斯抬头一看,自己的外孙高坐在面前,他的身边坐着哈帕格思。两个人都对着自己微笑。哈帕格思这时对赛若思说:这么多年,此暴君一直想置你于死地。我为了保护您,自己的儿子都被这暴君煮食吃掉了。您现在虽然已经抓住了弥地亚的国王,弥地亚并没有臣服。您必须立刻杀掉这个暴君,才能彻底征服弥地亚,进而征服整个亚洲。赛若思摇摇头说,此人虽然残暴,但他仍然是我的外公,我母亲的父亲。我现在已经夺取了他的王位,他已经是一个普通的老人,就留他一条生路吧。

赛若思从此从安山之王变成了弥地亚之王。第二年,他经过艰苦战斗打败了利底亚之王克瑞索斯,征服了利底亚。几年之后,两河流域最后一个大帝国巴比伦帝国被波斯征服。赛若思变成了亚洲之王,众王之王。多年前阿斯悌哀吉斯的梦,变成了现实。赛若思这个贫苦牧童建立的帝国是西方有史以来到那时为止最大的帝国。他创立的王朝叫做阿克米尼德王朝,一直到200年后被亚历山大大帝灭掉前都是西方世界的霸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