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克瑞索斯的故事–Happiest man alive the story of Croesus

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克瑞索斯的故事

公元前五世纪,在如今土耳其的安纳托利亚高原上,有一个叫做利迪亚的古老国家。这个国家的国王叫克瑞索斯。为啥想起他老人家呢?因为那天帮女儿背拼字蜜蜂,其中就有克瑞索斯这个单词。过了两千五百年,为啥克瑞索斯这个词还在用呢?因为这个人名变成的词现在的意思是极为富有的人,土豪中的土豪。不过这个词只是在美国的上流社会用,因为上流社会以外的民众,除了某些历史狂,基本上没人听说过这个人名。

克瑞索斯有多么富有呢?据某些好事之徒估算,他的总资产换算成当今的美元大概有两万亿到三万亿之间。也就是说比尔盖茨和亚马逊的贝佐斯跟克瑞索斯一比都成了小蚂蚁。这位国王怎么这么有钱呢?首先,他的国家正好在东西方交汇的贸易要道上。克瑞索斯和他前几任国王治国有方,大力发展陆路和海路贸易,于是积攒了大量的财富。克瑞索斯长这样Image result for croesus

有一天,克瑞索斯待在自己首都富丽堂皇的宫殿里正在感叹生活的美好。突然手下的大臣进来禀报,说从雅典来了一位智者。克瑞索斯一听好啊,自己正好觉得精神有些空虚无聊,赶紧宣这位智者上殿。这位来自雅典的智者名字叫做梭伦。长这样Image result for solon

学过中学历史,并且历史不是体育老师教的,而且没有全部还给老师的同学们都知道,这梭伦可是名人啊。雅典城邦的立法者。在古时候,雅典本来没有法律。一切都乱糟糟盗贼四起人民不堪其扰。后来统治阶级一看这样不行,一定要搞一部法律来规范人民的行为,就找了一位名字叫骓寇(Draco)的贵族制定了雅典第一部法律。因为制定法律的时候雅典太混乱,这部法律就特别严厉。不论你犯了什么小过错,只要是被抓到了一律拉出去砍了。跟邓小平搞的那个严打差不多。结果人民生活得战战兢兢,反而怀念起以前没有法律的日子。直到现在,形容这种严酷的法律有一个固定的英语词组,叫Draconian law。 Draco同志也算是流芳千古遗臭万年了。人民发对声音太大,统治阶级不得不重新制定法律。这回 统治阶级学乖了,知道如果找另外一个不知人民生活疾苦的贵族制定法律,很可能结果还是跟骓寇同志一样。但是如果找一位平民,贵族又看不上。找来找去,就找到了一位落魄贵族,贵族里的平民,梭伦。听起来跟织鞋贩履的中山靖王之后,汉景帝玄孙皇叔刘备差不多。梭伦于是制定了一部对于平民和贵族都公平的法律。编成之后,梭伦想到,任何法律在实行的前期肯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出现。如果法律的执行者能够坚持法律的初衷,假以时日,这些问题会逐渐消失掉。这就是新法律的磨合过程。但是如果法律的执行者意志力不够强大,因为各种小问题而不断地去改动法律,最后会使法律变得面目全非,整个社会重陷动荡。梭伦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出现,就搞了个为期十年的自我放逐,去其它国家云游去了。这是因为古雅典有个习俗。凡是要改动法律,必须要法律制定人在场才行。法律制定者梭伦既然人间蒸发了,法律就没法被人改动,也就有了至少十年的实践期。

这一天,梭伦转悠到利迪亚的首都撒迪斯,忽听说国王派使者来召他觐见。梭伦早就听说利迪亚的国王治国有方,正好想去见见。到了殿上,寒暄一番,克瑞索斯叫人上了酒宴,山珍海味让希腊来的土老帽见见世面。

克瑞索斯心里其实另有小算盘。他早听腻了手下大臣们的吹捧,特别想听听这位远方来客怎么看自己。酒宴之中,宾主聊到对生活幸福的看法。克瑞索斯就故意问梭伦:希腊来的智者啊,您说说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是谁啊?其实,克瑞索斯期望的回答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就是富甲天下,英武健硕的陛下您啊。这时只见梭伦略微思索了一下,开口说:哦,就老朽所知,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是雅典的特罗斯。他并不是很富裕,但是生活衣食无忧。他有五个孩子,都顺利地长到成年并且婚配了(这在古代相当罕见。古代孩童死亡率很高。能不夭折顺利活到成年只有不到一半的概率。五个孩子都顺利活到成年绝对是很稀有的小概率事件)。在他还没有因为年老被疾病折磨的时候,爆发了战争。他参加了雅典军队,英勇作战,最后在保卫祖国的战争中战死疆场。因为他的英勇,雅典政府付钱建了一座豪华的墓穴,并且把他的故事写成歌曲在雅典广为传颂。虽然他已经牺牲多年,到现在雅典人民还都记得他的英名。 所以,老朽觉得他当之无愧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说到这里,梭伦偷看了克瑞索斯一眼。克瑞索斯本来以为自己理所当然就是最幸福的人,意外之下脸色有些难看。但是碍于面子,不好发作,只得忍住气追问,那么您觉得排在特罗斯之后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是谁呢?克瑞索斯心说,这第一拿不到,第二怎么也非朕莫属了吧?梭伦目视远方,接着说:这世界上第二幸福的人嘛,是一对兄弟。哥哥叫克里奥比斯,弟弟叫柏托。他们也并不是大富大贵,但是身体都很健美,经常在本地举行的运动会上夺得各项桂冠。他们在自己的劳动下过着丰衣足食的生活。有一天,有消息说在附近的阿各斯的朱诺神殿要举办一个盛大的节日和祭奠活动。他们的母亲年老体衰瘫痪在床,所以他们必须用牛车把母亲拉到山顶的朱诺神殿去。就在这当口,他们的牛还走失了。为了不误了时辰,兄弟俩把母亲抬到牛车上。他们一个在前面拉车,一个在后面推车,楞是把母亲沿着盘山路一直推到山顶上的神殿前。这个时候神殿前面已经聚集了参加祭祀活动的人们,人山人海的。大家看到浑身是汗的兄弟俩,都惊呆了。男人们都过来称赞这兄弟俩的健美身材和盖世神力,女人们都过来恭喜兄弟俩的母亲有这么孝顺健美的儿子们。他们的母亲听到赞美,激动不已,让儿子们把她抬到朱诺神像前向神许愿:神啊,请赐予我的儿子们永远的荣耀,让他们永远享受现在这般的赞美吧。 神大概是听见了母亲的祷告。下午的时候,两兄弟在神殿的后堂午睡,一觉睡去再也没有醒过来。他们死在了一生中最荣耀的时刻,于是这荣耀变成了永恒的。人们为了纪念这兄弟俩,特地在德尔菲树立了他们俩的雕像。他们俩的英名也会永远流传。

听到这里,克瑞索斯脸憋得通红,忍不住插话:你这无礼的老头!朕拥有天下之物产,各地之美女,比山还高的金银堆,比海还阔的美酒池。人民安居乐业,万邦俯首称臣。难道朕比不上那雅典的平民和阿各斯的放牛兄弟吗?说完,愤怒的眼光如利剑般地射向梭伦。之间梭伦不慌不忙地回道:陛下所问者,为天下最幸福者何人。老朽所说人等,皆已故去,可盖棺定论。而陛下尚在盛年,前途未卜。虽至今享遍荣华富贵,后面运势如何仅有神才能预知,凡人不可妄言。若陛下后半生能继续当今之运势,那么待大王百年之后必可摘得最幸福之人的称呼。但是无人能预料神的计划。如果陛下后半生不甚如意,那么平均一下就不如老朽上面提到的几位幸福了。

克瑞索斯听到这儿怒气更大,心说你这老头敢咒朕未来不幸?大吼一声,来呀,把这无礼老头给我轰出去!于是梭伦同志就被赶出来接着周游列国。而克瑞索斯后来到底如何请听我下回再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